• 十年一面 - [活生生]

    2007年12月23日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 我要到山那边参加一个聚会,我的狗紧跟着我跑。它的个子不大,所以步子也不大。我想也许我应该抱着它,免得它跌下山谷,或者误入棘簇被刺伤。但是我没有抱它,因为我赶时间要到山那边参加一个聚会,于是我的狗紧跟着我跑。

          半路有一段滩涂,我们慢行算作歇脚。一个拎着水罐的姑娘远远看着我,盈盈地笑。我们认识,但是没有说话;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,但是现在没有说话。我们路过她,她要我停一停,去她家看一看。可是我要到山那边参加一个聚会,我不能停下来说话。于是我们路过她,她近近地看着我,盈盈地笑。然后就远了。

          绿汪汪的池塘边有一丛密林。我们的聚会在这里进行。我和我的狗到来时,天色尽黑。朋友们围拢了篝火,细细碎碎地谈话,浅笑。他们穿着松松垮垮的亚麻布服,漂得洁白耀眼。有人站起来跳舞,步态轻盈。没有音乐,只有火吃柴的劈啪声,善意的笑声,和密林深处传来的鸟叫。我躺在草地上,看不到星星,却感到眩晕。我的狗也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  天大亮,聚会还要进行两天。一个朋友拎着水罐,邀我去湖边打水。我的脑子里却是那片滩涂。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思,于是我们没有在湖边停留,径直去了那里。

          现在的景色和昨日来时已经大不一样。或许我们昨天只是忙着赶路,根本没有留意。或许这个大不一样从来就没有变过,谁知道。我的脑子里只有那片滩涂,还有那个对我笑的姑娘。

          她还在那里,拎着水罐,像是从未离开,像是知道我会回来。不是,不是,不是她。我走近了才看清,是和我同来的朋友,在等我。

          我的狗没有跟来。

          我被她带领着,走到一幢恢宏的大房子前。说是宫殿,没那么大气。说是别墅,没那么小气。荒郊野外使这房子显得突兀,残破的壁上爬满了藤蔓,叶子已经枯黄。我们走到门口,那个姑娘迎出来,还是笑。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。我们没有说话,好像从认识她起,就没有说过话。她的笑容有含意,我当下可以作出不好的判断,转身离开这里。但是我没有,于是走进大厅。

          厅堂里很多黑衣人,垂头丧气,像在办白事。甚至有人在啜泣,压抑着自己不要哭出声来。人们的脸上写满悲伤和忧郁。一个侏儒扑上来抱住我的脖子:他死了。湿乎乎的热气令人屏息。我很容易被这种气氛感染,也哀怨起来。而这肃穆的氛围中,还有一种信任和久别盼归的目光。似乎我很早以前是从这里走出去的,那个死掉的人,像是我至亲的一个人。

  • 再问理想 - [活生生]

    2007年12月19日

    Tag:

    “你长大了想干什么?”

    “干活儿。”

    “干什么活儿?”

    “干米老鼠,唐老鸭,高飞狗,还有普拉托多拉A梦。”

    “不干兔子罗杰啦?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“你为什么喜欢动画片儿?”

    “因为我太喜欢了。”

  • Tag:

    “一会我们出去买点肉,好不好?”

    “好。我也要出去!”肉肉从椅子上跳下来。

    “当然,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  “你想吃点什么肉?趁妈妈不在。”

    “牛肉,嗯,还有鸡腿儿。”她想了想。

    “牛肉你嚼不动,买点猪肉怎么样?”

    “不吃猪肉,猪肉臭。”

    这是唐太宗一意孤行灌输的结果。

     

    我在厨房择蒜黄。

    肉肉在书房上网。

    唐太宗这两周连日出门微服谋生。

    我和肉肉都是暂离了乳房的可怜人儿。

    闺女一会儿噔噔噔跑去阳台:爹,你在哪里?你是不是在晒太阳?

    我大声说我在厨房。

    她就跑过来:我帮你择吧?

    “你会吗?”

    “嗯,我会。我会帮妈妈干活儿。”

    “好,来。”

    于是她从我手里抽出一根蒜黄,哼着她自己改了调的歌儿,快活地择菜。

    “你知道这个叫什么吗?”我问她。

    她一边剥去蔫掉的细叶,一边毫不犹豫地嗯了一声。

    “哦?叫什么?”

    “不知道。”

    这个回答比那一“嗯”还肯定。

    我哭笑不得:那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?

    “嗯,知道。”

    “叫什么呢?”

    “蒜芽。”

    她扔给我一根择好的,又从我手里抽出一根。

    肉肉是知道的,她只是记混了。

     

    “肉肉,吃饭了。”

    我给她挟了一块鸡蛋和一块西红柿。

    她只吃米饭,“我不吃鸡蛋!”

    “吃喽!”我喝了一声,用的是保定方言。

    她吓了一跳,用更大的声音质问我: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大声?

    “对不起闺女,你不好好吃饭我着急。我一急就好借助家长的威严,咳咳。”

    “哦。”

    她就吃了,尽管就几口。

  • 忧啊庇佑悌否 - [活生生]

    2007年11月27日

    Tag:

    我很怀疑嫦娥姐姐祖籍山东淄博一带,要不她老人家拍回的月亮片片,咋就那么像薄脆煎饼呢?

  • 鸟叫 - [活生生]

    2007年11月24日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鸟叫

          刘亮程

          我听到过一只鸟在半夜的叫声。
    我睡在牛圈棚顶的草垛上。整个夏天我们都往牛圈棚顶上垛干草,草垛高出房顶和树梢。那是牛羊一个冬天的食草。整个冬天,圈棚上的草会一天天减少。到了春天,草芽初露,牛羊出圈遍野里追青逐绿,棚上的干草便所剩无几,露出粗细歪直的梁柱来,那时候上棚,不小心就会一脚踩空,掉进牛圈里。
    而在夏末秋初的闷热夜晚,草棚顶上是绝好的凉快处,从夜空中吹下来的风,丝丝缕缕,轻拂着草垛顶部。这个季节的风吹刮在高空,可以看到云堆飘移,却不见树叶摇动。
    那些夜晚我很少睡在房子里。有时铺一些草睡在地头看苞谷。有时垫一个褥子躺在院子的牛车上,旁边堆着新收回来的苞谷或棉花。更多的时候我躺在草垛上,胡乱地想着些事情便睡着了。醒来不知是哪一天早晨,家里发生了一些事,一只鸡不见了,两片树叶黄落到窗台,堆在院子里的苞谷棒子少了几根,又好像一根没少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一切都和往日一模一样,一家人吃饭,收拾院子,套车,扛农具下地……天黑后我依旧爬上草垛,胡乱地想着些事情然后睡觉。
    那个晚上我不是让鸟叫醒的。我刚好在那个时候,睡醒了。天有点凉。我往身上加了些草。
     这时一只鸟叫了。
    “呱。”
    独独的一声。停了片刻,又“呱”的一声。是一只很大的鸟,声音粗哑,却很有穿透力。有点像我外爷的声音。停了会儿,又“呱”、“呱”两声。
    整个村子静静的、黑黑的,只有一只鸟在叫。
    我有点怕,从没听过这样大声的鸟叫。
    鸟声在村南边隔着三四幢房子的地方,那儿有一棵大榆树,还有一小片白杨树。我侧过头看见那片黑糊糊的树梢像隆起的一块平地,似乎上面可以走人。
    过了一阵,鸟叫又突然从西边响起,离得很近,听声音好像就在斜对面韩三家的房顶上。鸟叫的时候,整个村子回荡着鸟声,不叫时便啥声音都没有了,连空气都没有了。
    我在第七声鸟叫之后,悄悄地爬下草垛。我不敢再听下一声,好像每一声鸟叫都刺进我的身体里,浑身的每块肉每根骨头都被鸟叫惊醒。我更担心鸟飞过来落到草垛上。
    我顺着草垛轻轻滑落到棚沿上,抱着一根伸出来的椽头吊了下来。在草垛顶上坐起身的那一瞬,我突然看见我们家的房顶,觉得那么远,那么陌生,黑黑地摆在眼底下,那截烟囱,横堆在上面的那些木头,模模糊糊的,像是梦里的一个场景。
    这就是我的家吗?是我必须要记住的——哪一天我像鸟一样飞回来,一眼就能认出的我们家朝天仰着的——那个面容吗?在这个屋顶下面的大土炕上,此刻睡着我的后父、母亲、大哥、三个弟弟和两个小妹。他们都睡着了,肩挨肩地睡着了。只有我在高处看着黑黑的这幢房子。
    我走过圈棚前面的场地时,栓在柱子上的牛望了我一眼,它应该听到了鸟叫。或许没有。它只是睁着眼睡觉。我正好从它眼睛前面走过,看见它的眼珠亮了一下,像很远的一点星光。我顺着墙根摸到门边上,推了一下门,没推动,门从里面顶住了,又用力推了一下,顶门的木棍往后滑了一下,门开了条缝,我伸手进去,取开顶门棍,侧身进屋,又把门顶住。
    房子里什么也看不见,却什么都清清楚楚。我轻脚绕开水缸、炕边上的炉子,甚至连脱了一地的鞋都没踩着一只,沿着炕沿摸过去,摸到靠墙的桌子,摸到了最里头了。我脱掉衣服,在顶西边的炕角上悄悄睡下。
    这时鸟又叫了一声。像从我们屋前的树上叫的,声音刺破窗户,整个地撞进屋子里。我赶紧蒙住头。
    没有一个人被惊醒。
    之后鸟再没叫,可能飞走了。过了好大一阵,我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子,房子里突然亮了一些。月亮出来了,月光透过窗户斜照进来。我侧过身,清晰地看见枕在炕沿上的一排人头。有的侧着,有的仰着,全都熟睡着。
    我突然孤独害怕起来,觉得我不认识他们。
    第二天中午,我说,昨晚上一只鸟叫得声音很大,像我外爷的声音一样大,太吓人了。家里人都望着我。一家人的嘴忙着嚼东西,没人吭声。只有母亲说了句:你又做梦了吧。我说不是梦,我确实听见了,鸟总共叫了八声。最后飞走了。我没有把话说出来,只是端着碗发呆。
      
    不知还有谁在那个晚上听到鸟叫了。
    那只是一只鸟的叫声。我想。那只鸟或许睡不着,独自在黑暗的天空中漫飞,后来飞到太平渠上空,叫了几声。
    它把孤独和寂寞叫出来了。我一声没吭。
    更多的鸟在更多的地方,在树上,在屋顶,在天空下,它们不住地叫。尽管鸟不住地叫,听到鸟叫的人,还是极少的。鸟叫的时候,有人在睡觉,有人不在了,有人在听人说话……很少有人停下来专心听一只鸟叫。人不懂鸟在叫什么。
      
    那年秋天,鸟在天空聚会,黑压压一片,不知有几千几万只。鸟群的影子遮挡住阳光,整个村子笼罩在阴暗中。鸟粪像雨点一样洒落下来,打在人的脸上、身上,打在树木和屋顶上。到处是斑斑驳驳的白点。人有些慌了,以为要出啥事。许多人聚到一起,胡乱地猜测着。后来全村人聚到一起,谁也不敢单独呆在家里。鸟在天上乱叫,人在地下胡说。谁也听不懂谁。几乎所有的鸟都在叫,听上去各叫各的,一片混乱,不像在商量什么、决定什么,倒像在吵群架,乱糟糟的,从没有停住嘴,听一只鸟独叫。人正好相反,一个人说话时,其他人都住嘴听着,大家都以为这个人知道鸟为啥聚会。这个人站在一个土疙瘩上,把手一挥,像刚从天上飞下来似的,其他人愈加安静了。这个人清清嗓子,开始说话。他的话语杂在鸟叫中,才听还像人声,过一会儿像是鸟叫了。其他人“轰”地一声开始乱吵,像鸟一样各叫各地起来。天地间混杂着鸟语人声。
    这样持续了约摸一小时,鸟群散去,阳光重又照进村子。人抬头看天,一只鸟也没有了。鸟不知散落到了哪里,天空腾空了。人看了半天,看见一只鸟从西边天空孤孤地飞过来,在刚才鸟群盘旋的地方转了几圈,叫了几声,又朝西边飞走了。
    可能是只来迟了没赶上聚会的鸟。
      
    还有一次,一群乌鸦聚到村东头开会,至少有几千只,大部分落在路边的老榆树上,树上落不下的,黑黑地站在地上,埂子上,和路上。人都知道乌鸦一开会,村里就会死人,但谁都不知道谁家人会死。整个西边的村庄空掉了,人都拥到了村东边,人和乌鸦离得很近,顶多有一条马路宽的距离。那边,乌鸦黑乎乎地站了一树一地;这边,人群黑压压地站了一渠一路。乌鸦呱呱地乱叫,人群一声不吭,像极有教养的旁听者,似乎要从乌鸦聚会中听到有关自家的秘密和内容。
    只有王占从人群中走出来,举着个枝条,喊叫着朝乌鸦群走过去。老榆树旁是他家的麦地。他怕乌鸦踩坏麦子。他挥着枝条边走边“啊啊”地喊,听上去像另一只乌鸦在叫,都快走到跟前了,却没一只乌鸦飞起来,好像乌鸦没看见似的。王占害怕了,树条举在手里,愣愣地站了半天,掉头跑回到人群里。
    正在这时,“咔嚓”一声,老榆树的一个横枝被压断了,几百只乌鸦齐齐摔下来,机灵点的掉到半空飞起来,更多的掉在地上,或在半空乌鸦碰着乌鸦,惹得人群一阵哄笑。还有一只摔断了翅膀,鸦群飞走后那只乌鸦孤零零地站在树下,望望天空,又望望人群。
    全村人朝那只乌鸦围了过去。
    那年村里没有死人。那棵老榆树死掉了。乌鸦飞走后树上光秃秃的,所有树叶都被乌鸦踏落了。第二年春天,也没再长出叶子。
      
    “你听见那天晚上有只鸟叫了?是只很大的鸟,一共叫了八声。”
    以后很长时间,我都想找到一个在那天晚上听到鸟叫的人。我问过住在村南头的王成礼和孟二。还问了韩三。第七声鸟叫就是从韩三家房顶上传来的,他应该能听见。如果太平渠真的没人听见,那只鸟就是叫给我一个人听的。我想。
    我最终没有找到另一个听见鸟叫的人。以后许多年,我忙于长大自己,已经淡忘了那只鸟的事。它像童年经历的许多事情一样被推远了。可是,在我快四十岁的时候,不知怎的,又突然想起那几声鸟叫来。有时我会情不自禁地张几下嘴,想叫出那种声音,又觉得那不是鸟叫。也许我记错了。也许,只是一个梦,根本没有那个夜晚,没有草垛上独睡的我,没有那几声鸟叫。也许,那是我外爷的声音,他寂寞了,在夜里喊叫几声。我很小的时候,外爷粗大的声音常从高处撞下来,我常常被吓住,仰起头,看见外爷宽大的胸脯和满是胡子的大下巴,有时他会塞一个糖给我,有时会再大喊一声,撵我们走开,到别处玩去!外爷极爱干净,怕我们弄脏他的房子,我们一走开他便拿起扫把扫地。
    现在,这一切了无凭据。那个牛圈不在了。高出树梢屋顶的那垛草早被牛吃掉,圈棚倒塌,曾经把一个人举到高处的那些东西消失了。再没有人从这个高度,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。